首頁 > 財經 > 正文

鉤子一反,傾家蕩產?鞋圈一線調查,揭秘“炒鞋”利益鏈!

2019-08-26 21:17:36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李潔雪,谷楓

炒股票、炒房子、炒生姜大蒜、數字貨幣、蘋果豬肉……,恐怕很多人還不知道,自己穿的鞋子也已經成為炒作的對象。

8月25日,“炒鞋”一度被刷上新浪微博實時熱搜榜的第7名位置。

原本是小眾圈子的玩物,一時間竟成為全民熱議對象,短短幾日動輒十倍以上的鞋價暴漲撩撥得不少“圈外人士”紛紛揚言要進場。據稱炒房大媽團已經按捺不住,一堆幣圈人士也號稱著要向鞋圈遷徙。

這種吊詭的局面,究竟是如何形成?炒鞋的主要力量真的是零零后?現階段是是炒鞋的牛市還是泡沫的高潮?

剖析這一現象,還得從鞋圈人士開始。


初“入”鞋圈

進入鞋圈已經七年的North明顯地感受到了近期鞋圈的異常火熱。

8月22日,他發布了一條語氣頗為戲謔的微信朋友圈:最近真是身價暴漲,聽說炒房的大媽團入鞋市了,配圖正是他家客廳里堆積著的一百多雙潮鞋。

(圖片來源:North)

North是眾多潮鞋愛好者中的一員,傳說中的“sneaker”。2012年從廣州一所985高校畢業后,North進入到游戲行業工作。2013年,North收到了一雙白藍AJ4,這雙鞋成為了North進入鞋圈的引導者。

North稱,“我一直都很喜歡鞋子,上大學以及剛畢業那會,我主要買AF1,大概買了十幾雙。2013年我過生日的時候,朋友送了我一雙白藍AJ4,從此我就踏上了不歸路,算是正式進入了鞋圈。”

他坦言,一開始買鞋是因為單純地喜歡,而且周圍的朋友都在買,自己不買會被罵。后來North發現鞋子還可以升值,就增加了買鞋的動力,畢竟“升值還挺開心的”。因為要買鞋,North自然而然地開始接觸到鞋圈,大家一起討論關于鞋子的話題,比如發售、真假細節、購買平臺等等。

從2013年到現在,North已經買了差不多100多雙鞋,80%都處于收藏狀態。其中,North買過最貴的鞋是OW聯名的AF1,買的時候8000多塊,現在已經漲到差不多1萬8左右,這也是North擁有的鞋中目前價值最高的一雙。

North告訴記者,因為買鞋他認識了很多愛鞋的朋友,只要有新的發售信息,大家就會同步一下,有時候也會見面聊聊鞋子。North所在的一個潮鞋小圈子里大概有6、7個人,其中做游戲的居多,此外還有兒童主持培訓師、園林設計師等。

North稱他擁有的球鞋數量在他們的這個小圈子里算中等水平。他表示,“問其他人究竟有多少鞋時,大家會有所保留,因為不想顯得太高調。據我推測,多的人應該至少有兩、三百雙。不過他們也是收藏居多,賣鞋的比較少。我自己也只賣過幾雙,都是穿一兩次覺得不適合我就賣掉了,但都沒有賺到差價。”

目前North擁有的鞋子總價大概在30萬至40萬左右,他表示“升值是肯定升了的,但究竟升值了多少,沒有細算過。”

對于球鞋愛好者而言,抽鞋是一項必修課,而且這門課能不能有收獲純靠運氣。North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之前有幾雙鞋沒在廣州發售,他參與了異地的線上抽簽,但是都沒中,如果中了的話,肯定是要買機票飛過去買的。

“我現在很少買已經發售過的鞋子,該買的都買了,剩下的都是想買但買不起的。對于新發售的鞋子,主要還是通過線上和線下抽簽(內心os:不用想了,當然是抽不中的),抽不到的就只能加價在淘寶或是毒APP(注:國內最火的潮流單品交易平臺之一)買了。之前我也認識幾個鞋販,但是他們的貨源其實也不穩定,經常到處調貨換貨,還不如在平臺買,多一份保障吧,感覺未來要自己多了解一些海外購買的方式。”North稱。

線下抽簽的難處在于,越來越多的黃牛大軍正在加入。North表示,“之前線下抽簽的時候就遇到黃牛雇人來排隊的情況,后來不少線下門店出了很多招數來反制,比如抽簽必須要穿著正代AJ,或是買鞋時要回答一些常識問題,例如AJ1禁穿的含義是什么,AJ1和mid有哪些不同點等等。”

他進一步談到,“門店之所以要一定程度上限制黃牛,是因為黃牛的大量存在會打擊真正愛鞋的人的情緒,門店搞這些線下發售,也是為了撐人氣。”

Sneaker文化

如果說像North這樣有消費能力的成年人買鞋,更多是一種滿足自己喜好的小眾行為,那么大量高中生、甚至初中生對潮鞋的追捧,則多少有些攀比的心理。

目前就讀于廣州某所國際高中的高二學生尼可(化名)也是一名潮鞋愛好者。他告訴記者,“我們班上大部分男生都會買潮鞋,這已經是一種潮流,大家也會互相攀比。在我們學校,多貴的鞋子都有人買,一、兩萬一雙的鞋也很常見。”

顯然,對于這些無自主經濟能力的中學生而言,幾千塊甚至上萬塊一雙的鞋,最終還要靠家長買單。至于那些流傳甚廣的“中學生靠炒鞋年入百萬”的事跡,終究只是極少數案例。

不過,尼可的父親對于尼可追求潮鞋的舉動并不認可,他開了一家科技公司,家庭消費水平并不低,但還是認為,幾百塊一雙的運動鞋很好穿了,未成年人自己沒有賺錢能力還要穿幾千塊錢的鞋,他本人對此并不支持。

然而,在收入水平允許的條件下,愿意滿足孩子大額消費需求的家長越來越多。North告訴記者,“之前線下排隊抽簽的時候,也遇到過媽媽帶兒子來抽簽的情況,最后抽中了媽媽顯得超級開心。”

當然,也確實有部分中學生通過炒鞋獲利,但金額不大。North稱,“有次排隊抽簽認識了幾個高中生,他們一個班好多人都過來排隊,中了的話基本都會賣掉,這些學生都是主動來排隊的,就是為了賺零花錢。”

中學生對于潮鞋消費訴求的增長,在于sneaker文化近幾年在我國的不斷深化。時尚、個性、自由這樣的詞匯,對于年輕人而言,有著天然的吸引力。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談及sneaker一詞,原意是指膠底鞋, 后來引申為“熱愛和收藏球鞋的人”。

據公開資料,最早出現的sneaker品牌是converse,創立于1908年。隨著運動鞋融入到生活,sneaker文化也慢慢發展起來。

在這個環節中,包括converse的ALL STAR、Nike的AIR FORCE 1、Adidas的SUPER STAR等等,這些運動鞋將其本身單調的運動機械化,逐步引導走向舒適、休閑、時尚化,真正樹立起屬于sneaker的文化。

而將sneaker文化推至極致的,是1985年的AIR JORDAN系列籃球鞋,也就是后來大家口中的“AJ”。AIR JORDAN系列歸屬于Nike旗下,是為籃球大神MICHAEL JORDAN量身定做的一個系列。隨著JORDAN進入NBA大紅大紫,AIR JORDAN系列籃球鞋也被大眾所喜愛,sneaker的文化也就此升至極致。

相較之下,由于國外運動品牌進入中國市場的時間較晚,加上彼時國內消費水平有限,因此sneaker文化起步較晚,直到上世紀90年代才有所起色。

不過,伴隨著我國互聯網尤其是社交媒體的爆發式發展,以及國民消費水平的大幅提高,sneaker文化近幾年在我國迅速崛起,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受到它的影響,開始接觸并喜歡上這種文化,因此出現了尼可所說的班上大部分都追潮鞋的情況。

根據艾瑞咨詢的數據顯示,毒app的使用者中,24歲及以下的目標用戶占總人數的35.63%,用戶群體最為龐大;30歲及以下的目標用戶占總人數的64%。此外,31-35歲之間也存在著大量用戶,占中人數的23.85%。

由此可見,毒app的主要用戶群體是目前互聯網的主力軍,同時也是深受潮流文化熏陶的90后及00后人群。

值得一提的是,毒APP的女性用戶多于男性用戶,說明女性用戶對潮牌和球鞋的熱衷并不亞于男性。

此外,從地域分布來看,毒APP的主要用戶集中在沿海和發展速度及互聯網普及程度較好的省市,同時也是國民收入水平在全國前列的一些省市。

North表示,“最近幾年鞋圈的范圍確實在慢慢變大,喜歡球鞋的人越來越多,出現了像毒、get這樣的app,一些國外的平臺也開始進入中國。尤其是從《中國有嘻哈》第一季開播后,炒作熱度開始迅速上升,畢竟中國帶貨王的名字不是白叫的。”

然而,對于sneaker文化在中國的崛起,也有鞋圈人士表示質疑。

有鞋圈人士直言,sneaker文化在我國并沒有真正崛起,只不過是球鞋二級市場的大熱導致了目前國內鞋市的“虛假繁榮”情況。雖然越來越多人都喜歡穿球鞋,但還是以跟風為主,而且什么鞋炒的價高就穿什么,真正懂得球鞋文化內涵的還是少數。

市場瘋狂

無論是發自內心的喜歡球鞋文化,還是被“跟風”、“攀比”等心理因素裹挾,球鞋市場需求端的旺盛,造就了“炒鞋”的基礎。

記者注意到,8月19日開啟預約登記的YEEZY 500 BONE WHITE成人款,發售價為1899元,根據毒APP顯示其最新現貨價格最高要4159元,漲幅為119%。

同期發售的另一款球鞋Air Jordan 1 Retro High Satin Black Toe女款紅絲綢黑腳趾,價格漲勢更為驚人。這款球鞋于8月17日發售,發售價格為1299元,根據毒APP顯示最新現貨價格最低要5189元,最高達到9749元。

其中,9749元對應的鞋碼是42.5碼,若在毒APP選擇該款閃電直發,2天到貨,則實際要付15999元,對應發售價的漲幅為1131.64%,直接暴漲了11倍以上!

從購買情況來看,截至8月26日上午12:30,有超過1萬人在毒APP對這款鞋發起購買,且求購信息一直在不斷刷新。

(交易截圖——來源:毒APP)

如此驚人的鞋價漲幅,令圈外人士只能大呼震驚。North向記者解釋稱,“具有特殊含義的紀念款以及聯名款漲價都很快,比如倫納德AJ1、OW聯名的幾雙都已經飛天了,levis聯名款都漲了好多。另外就是本身起點價就高的鞋更容易漲,一雙2000的鞋,可能過一段時間,變成2200了,但是一雙5000的鞋,可能已經7000了。”

目前,記錄在案的全世界最貴的球鞋是Air Yeezy 2(Red October),以1700萬美元的價格在網上成交。

此外,今年7月,一向做頂級拍賣的蘇富比聯合某球鞋平臺辦了場史無前例的球鞋拍賣,主題為“Ultimate Sneaker Collection”(最稀有跑鞋大合集)。100雙鞋子共拍得128.75萬美元,約合909萬人民幣,平均下來每雙都要9萬多。

隨之而來的是,圍繞鞋市的“資產證券化”應運而生。由于球鞋二級市場炒作的升溫,炒鞋由小眾愛好演變成了全面狂歡,線上的規模化交易日漸火熱,多款潮流交易平臺APP推出了關于潮鞋的行情和實時報價功能,“炒鞋”瞬間成為現象級的話題。

(價格趨勢圖——來源:斗牛APP)

甚至還有賣鞋平臺根據過去24小時的交易額編制了“炒鞋”三大指數:AJ指數、耐克指數和阿迪達斯指數。

此外,幣圈也在蠢蠢欲動。近日就有幣圈人士表示要拿100個比特幣進場炒鞋,而號稱“全球首家實時信披社區自治型的交易所”——55交易所則對外宣布,要將區塊鏈技術引入潮圈,實現幣圈與潮圈的跨界融合,并順勢推出了以潮牌實物為資產支撐的潮牌通證,擁有潮牌通證的用戶,可持幣交易也可換取球鞋、衣服等潮牌實物。

不過,K線、期貨、幣圈,這些元素正在令鞋圈發生微妙的質變。

對于所謂的鞋圈牛市,North提醒要保持警惕的心態。他指出,“最近鞋價飛漲,肯定有資金在里面運作,如果只是單純的喜歡鞋子,這個時間點確實不適合入手。現在交易活躍的人,大多都是想賺差價的人,把鞋價步步推高后,最后總要有人接盤,倒是就看誰來收割誰了。”

此外,North亦表示不會因為近期鞋價猛漲就參與二級市場交易。“我目前還是處于想買的階段,而且一般一雙鞋我只會買1雙,沒有想要賣的打算。”

推手與贏家

球鞋的炒作,背后究竟是一個怎樣的運作體系?

廠家采用的限量款發行營銷手段是這個體系的核心中樞,因為如果廠家尤其是NIKE這樣的廠家加大限量款鞋品的供應,那么市場上所謂稀缺性導致價格暴漲的基礎將不復存在。

但限量發售產品只是鞋價溢價的一個重要因素,黃牛、莊家以及大型的交易平臺則逐漸將“鞋”的熱度推向高潮。

炒鞋的開端一般來說從限量版球鞋發售就開始了,有的鞋品甚至尚未發售已經在市場上有了超高的標價。

如今每逢各大廠家尤其是NIKE等幾個主要品牌發售限量款鞋品的時候,無論實體店還是線上都會有無數的人在等待,這其中不乏眾多黃牛,也就是鞋圈里所說的“鞋販子”。

這兩年頻繁可以看到“鞋販子”和店員勾結囤積貨源的新聞,囤積貨源意味著對某一款鞋的壟斷,是莊家、黃牛乃至交易平臺對鞋價格控制的根本所在。

不過,正如前面所言,門店與黃牛之間也存在微妙的平衡,一旦那個度太多,可能會導致得不償失的后果。

真正讓球鞋成為大眾投資品的還是幾大交易平臺的出現,其中前面提到的毒APP和NICE是國內球鞋交易的兩大平臺。

nice APP主打球鞋潮牌交易平臺,以賣鞋為主。nice官網聲稱“收錄了從80年代至今的超過20萬款經典、限量和熱門的潮流好貨,用戶可以在nice上交易這些潮流好貨,平臺擁有專業的鑒定中心,讓用戶的交易更有保障,還能實時了解商品價格走勢,讓用戶的交易價格更透明。”

毒APP則主打潮流單品交易平臺。打開毒APP,推薦頁面主要是鞋子,也包括一些服飾、手表、數碼等品類。

一位鞋圈的資深人士W先生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其實平臺有很多,但大家現在最常用的還是毒APP和nice,這兩個平臺也都提供鑒別的服務,尤其是毒APP入局比較早,在鞋圈建立了比較好的基礎,而鑒別師數量眾多是平臺前期吸引消費者交易的重要招牌。”

“鑒定也是炒鞋的基礎邏輯,實際上各大品牌無論線上線下都是不幫助消費者鑒別其他渠道購買鞋品真假的,從交易的基礎邏輯來講,如果無法鑒定真假,交易的核心基礎就不存在,因此一款鞋要交易,那么鑒別無疑是必須存在的一個環節。”W先生表示。

毒APP對外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5月初,平臺有15位鑒定師,累計鑒定超過1620萬件。其中,人氣高的鑒定師日均鑒定數量超4000件。鑒定需要排隊等待,而分配到每雙鞋的鑒定時間只有短短幾秒,顯然鑒別也是炒鞋閉環中關鍵一環。

與此同時,由于頭部平臺的出現,消費者炒鞋或者買鞋“加杠桿”的情況也開始出現,最常見的杠桿就是目前幾個交易平臺都支持花唄分期付款。另外,這些平臺還將球鞋價格變化進行了可視化,種種優化之后,于是便出現了球鞋資產證券化的趨勢。

(交易截圖——來源:毒APP)

至于交易平臺是否和鞋販子、莊家有聯動抬高鞋價的行為,目前尚沒有直接證據證明,但無礙市場普遍都認為交易平臺是這個市場公認的贏家,買家、賣家通吃。

在國內有著“鞋王”之稱的球鞋界KOL人物夏嘉歡,日前亦公開發表了對“炒鞋”的看法。他表示,說炒鞋穩賺不賠的人都是外行,在2015年之前,10個人里9個人賺錢,2017年之前也是一半。就在這兩年,炒鞋變成一個很有風險的行業,因為一雙鞋你很難買到原價,你以市場價去買,就只能是看它跌還是漲,就跟買股票一樣,真的有點賭博性質。現在炒鞋10個人有7個人賠錢,只有大商家可以賺錢,小商家就叫割韭菜。其實是還不夠正規化,一個平臺又賣又來炒,又做交易,然后還做鑒定,最后肯定要分開化。

值得注意的是,毒APP在今年4月份宣布完成了新一輪融資,投資方為Digital Sky Technologies,其本輪投后估值已高達十億美元。就在這輪融資消息發布的同時,毒APP公開其2018 年GMV 超百億元,而2019年或進一步達到數百億元。

缺失的監管

隨著炒鞋規模化、平臺化、大眾化,一些市場人士開始探討這個市場監管的必要性。但事實上,炒鞋熱度的提升并沒有相應的監管出現,更重要的是,誰應該是炒鞋的監管主體,市場自己也不清楚。

即便在成熟的海外市場,對于球鞋交易本身的監管也是不存在的,球鞋交易,尤其是C2C的交易是最基礎的市場化行為。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國內最大籃球體育論壇的網友近日也在熱烈探討球鞋被爆炒的問題,一些網友也提出了自己對于炒鞋亂象監管的看法。

一位網友便認為,鞋市亂象應該從售賣方式和售貨法規兩個方面進行管制。首先需要要求廠家對售賣方式進行改變,當廠商發售鞋時,每個人不用抽簽,而是采用付定金的方式。讓每個人都能穿上原價鞋。

該網友表示:“你喜歡你就付定金。想買幾雙都可以,工廠按訂單制作(避免存貨堆積)。發售了補尾款。如果你退貨。定金廠家不退(避免損失,也限制一部分人販賣)。尾款退回。如果是限量款可以抽簽購買。”

甚至有網友建議應由監管部門出臺相應的規章制度約束市場,如鞋類產品只可按原售價出售。各類app不得加價售賣。如加價售賣將面臨巨額罰款之類的。

“目前來看,炒鞋的過程中除了說有制假販假的情況外,很難說球鞋的天價交易有任何違法的地方,這個市場很難明確監管主體,也就很難有相應的法規約束,就像這么多年來很多商品被炒的過程,如核桃、黃花梨木等,其泡沫破滅的也是市場自我調整的結果。”一位愛好收藏球鞋的投行人士認為。

“讓市場恢復常態可能只有每個消費者或者參與的這個市場的交易者冷靜下來才行,但就目前的情況來看,鞋子的熱度還得持續不少的時間。”W先生表示。

實際上,平臺方也并非沒有注意到近期炒鞋風氣的升溫。就在最近,毒APP發布了一則耐人尋味的倡議:球鞋是廣大消費者體驗潮流文化的重要載體之一。我們呼吁廣大用戶、潮人和Sneaker理性消費,尊重球鞋文化,遠離炒賣行為,與毒APP共創良性的潮流消費市場環境。

對于“鞋穿不炒”的呼吁,North表示看看就好。他指出,“香煙的包裝上也寫著吸煙有害健康啊,這種東西聽聽就好,平臺是按照比例收交易手續費的,大家都懂的。”

確然,真實的情況幾乎已經變成了“鞋炒不穿”了。當風口吹到極致之時,也許保持一份清醒才是最明智的選擇。

在這種接近大眾狂歡的現象級事件中,越來越多圈外人士對鞋圈的關注,也許是少有的積極影響之一。

“本來鞋子穿出去,大家可能只能自嗨,現在穿出去大家都知道,哦哦這是什么鞋,挺開心的。因為我們雖然喜歡收藏鞋,但也不是完全不穿,對于很喜歡的鞋我會買2雙,1雙收藏1雙自穿。線下抽簽的時候,大家都是穿著好看的鞋子去的,誰也不想當弟弟。”North稱。


編輯: / 南方財經網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新疆25选7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