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正文

恒天海龍“控制權”交割幕后 溫商“500強”興衰隱現 80后債主變實控人

2019-10-26 07:00:00  21世紀經濟報道 朱藝藝

溫州樂清,一個小小的柳市鎮,藏龍臥虎。

這里被譽為“中國電器之都”,德力西、正泰集團等大型電氣企業林立。

而毗鄰柳市鋼鐵市場的,則是當地大型電纜企業、“中國民營企業500強”——興樂集團有限公司(下稱“興樂集團”)。

在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調查之前,多位消息人士透露,這家12次蟬聯溫州樂清“功勛企業”稱號的企業,已經倒閉。

而在A股市場,一周多之前,恒天海龍(000677.SH)公告,控股股東興樂集團所持公司2億股,被溫州康南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溫州康南科技”)在京東網拍平臺以最高應價競得,拍賣成交價5.81億元,康南科技將持有23.15%的股份,從而上位為第一大股東。

四年前,興樂集團也是花費10.38億元從央企中國恒天集團手中接過恒天海龍的控制權。

恰似一個輪回,現實是如此相似;而另一廂,恒天海龍頻繁易主,又會上演什么樣的資本戲碼?

倒下的興樂集團

柳市鎮后街工業區的興樂集團,門口最顯眼的是“浙江電盟電氣有限公司”“浙江揚佳電力設備有限公司”等公司招牌,“興樂集團經濟護衛隊”的招牌則屈居一角。

駐守保安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2018年底(興樂集團)就基本上沒人了,(這里)已經整個打包出租出去了” 。

多年前,也是興樂集團經濟護衛隊的一名保安,接受當地媒體采訪,介紹興樂集團作為特色黨支部建設的經驗。

時過境遷,短短四年,只剩唏噓。

2015年當年,70后溫商、興樂集團實控人虞文品從中國恒天集團手中接過恒天海龍2億股,晉升為上市公司大股東。

10.38億元的對價,對于彼時的興樂集團或許并非難事。

而如今接手上市公司的溫州康南科技,實控人胡興榮是一位80后溫商。他更為關鍵的身份是“中國民企500強”多弗國際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多弗集團”)掌門人。

耐人尋味的是,興樂集團和新接盤的胡興榮有一段并不巧合的相遇。

2019年4月29日最高院的判決書《興樂集團有限公司、浙江興樂電纜集團有限公司企業借貸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顯示,興樂集團向上海聚品融資租賃有限公司(下稱“上海聚品”)的一段融資糾紛中,就有胡興榮的身影。

判決書中,盡管興樂集團對借款事實無異議,但是其對《借款協議》的簽訂地點、借款主體等細節提出了異議。

興樂集團辯稱,協議并非是在遼寧錦州簽訂,且實際借出款項的并非上海聚品,而是案外人胡興榮。

興樂集團原辦公地的一位搬運工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興樂集團倒閉了”,記者多方求證消息人士,也證實了這個消息。

此外,截至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發稿,興樂集團官網已無法正常訪問。

企查查顯示,興樂集團有18條失信信息,34條執行信息,24條股權凍結信息,63個開庭公告。

今年4月29日,恒天海龍也公告稱,興樂集團及其實控人虞文品已被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具體情形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

根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興樂集團的資金困局,早在2018年露出端倪。

2018年7月20日,興樂集團員工拉橫幅討薪的圖片曾在地方網站流傳。

在人民網“地方領導留言板”,至今還能看到興樂集團員工“討薪”的帖子。帖子稱,興樂集團從2017年底開始拖欠工資,2018年部分工資未發放。

根據電纜網的信息,2018年7月,興樂集團供應國網福建省電力公司的低壓電力電纜經抽檢為質量不合格產品,但興樂集團方面以資金鏈斷裂為由不換貨,不參與約談。

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同年8月,興樂集團中標了國網湖南省電力有限公司協議庫存1617AH批次的電力電纜類物資,中標數量18.015千米,金額640余萬元,但是興樂集團因資金問題無法執行合同。

10月18日下午,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可靠渠道獲得了興樂集團實控人虞文品的聯系方式,但是一位女士接聽電話稱,“人不在樂清本地,主要在北上廣”,隨后拒絕了采訪。

70后制造業的“水土不服”

1985年創立的興樂集團已經走過了30多個年頭。

興樂集團實控人虞文品,是一位70后溫州商人,曾供職于樂清市電信局。

作為一家大型電纜綜合企業,興樂集團涉及電線電纜、漆包線、電工機械、電工銅桿、高分子材料、輸配電設備制造等領域,同時還涉足金融、電商。

無論是長江三峽工程、京廣自動化鐵道、上海地鐵、上海F1國際賽車場、廣州白云機場遷建工程、甬臺溫高速公路、上海深水港跨海大橋,背后都有興樂集團的產品身影。

曾入選“中國民營企業500強”“中國機械500強”“中國電線電纜20強”“浙江省百強企業”“浙江省納稅百強”的興樂集團,可謂溫州的驕傲。

那么,為何當初的“民企500強”,陷入如今的窘境?

在溫州當地媒體的報道中,興樂集團作了很多跨界嘗試:2011年,興樂集團推出以銷售家庭裝修電器為主的“興樂易購”;2013年又建立了為中小微企業提供供應鏈解決方案的“電氣材料網”;2014年涉足電商,推出了“山海之味”電商平臺,主打農副產品。

當年,興樂集團以106億銷售額的成績,位列浙江企業百強名單,浙江省第84位,溫州第10位,正意氣風發。

2015年,對興樂集團來說,是關鍵的一年。

除了集團旗下各個板塊均獲得快速發展,當年,也是興樂集團首次在資本市場嶄露頭角。

2015年5月26日,興樂集團出資10.38億元接手中國恒天集團所持的恒天海龍2億股,晉升為上市公司大股東。

對于這一動作,興樂集團在其官方博客寫道,“這一年,興樂集團在堅守實業的同時,向資本市場進軍發力,揭開了資本經營的序幕。”

從股權轉讓款的籌集上,興樂集團充分體現了溫商敢于冒險的特點,但是拿下股權之后,也顯出 “水土不服”的尷尬。

在2015年5月的詳式權益變動書中,興樂集團透露,10.38 億元的股份轉讓款30%來源于自有資金,另70%通過銀行借貸等方式籌集。

興樂集團表示,2015年3月30日,中國銀行樂清市支行向中國恒天出具《出資意向函》,有意向興樂集團提供4億元資金支持;同日,中國民生銀行溫州分行表示,有意向興樂集團提供8.5億元資金支持。

至2015年8月18日,恒天海龍公告稱,興樂集團已于2015年8月18日向中國恒天全額支付了股份轉讓余款。

盡管當時興樂集團在公告中稱,“將根據自身戰略,將興樂集團電線電纜相關的主業資產和旗下其他優質資產置入上市公司”,然而,雷聲大雨點小。

2015年11月,當時的*ST海龍停牌拋出了一項重大資產重組計劃。

*ST海龍擬以發行股份購買資產的方式購買北京大基康明醫療設備有限公司全部或部分股權并募集配套資金。

若順利通過,大基康明的控股股東香港大基集團或將成為恒天海龍的新控股股東。但最終變身醫療企業的愿望沒有實現。

到了2016年1月13日,停牌3個月之久的*ST海龍再發重組預案稱,擬合計作價33.38億元收購兩家手游公司妙聚網絡100%股權和靈娛網絡100%股權。

不過半年后,恒天海龍公告稱,終止收購兩家游戲公司的計劃。

這一消息,也從側面反映,興樂集團將資產注入恒天海龍的預期逐漸落空。

2016年12月29日,興樂集團轉身將2億股股票質押給了上海聚品,用于融資。

當時,恒天海龍股價上漲至8元左右高位,興樂集團從上海聚品獲得質押股票借款20億元。

而在10月的大股東易主消息之前,恒天海龍股價僅4.3元左右,較

2016年底高點已是腰斬,市值僅為38億元。

不過,隨后,雙方陷入了糾紛。

2019年5月20日,恒天海龍公告了上海聚品與興樂集團、虞文品等借款合同糾紛一案的最新進展:最高院駁回興樂集團上訴,興樂集團需要償還20.398億元的欠款及利息。

“玩資本的被資本玩死了,”對于興樂集團的遭遇,有市場人士如此評價,“很多三四線城市的制造業老板們,都不太懂資本市場。”

新晉的80后入局者

故事的精彩在于,恒天海龍的新晉入主者,和虞文品一樣,也是溫商。

而且,是一位80后。

公開信息顯示,溫州康南科技僅是一家成立不足1個月的平臺公司,成立于2019年9月20日,注冊資本5000萬元,住所為浙江省溫州市溫州經濟技術開發區金海湖公園B座一層,法定代表人為涂金連,涂金連和胡興榮系母子關系,分別持有其0.01%和99.99%股權。

實控人胡興榮原名胡風云,1981年1月出生于浙江溫州,年僅38歲。

10月23日晚間,恒天海龍的一紙詳式權益變動報告書,透露了胡興榮的個人經歷。

“胡興榮于2000年開始自主創業,創業初期創立了雅潔品牌,后不斷整合資源搭建了各地金融機構和溫商合作的通道。近年來在酒店(物業)、海洋養殖、機械設備、文化旅游、大健康、商業貿易以及地產開發及并購等多個領域完成了項目投資。”

胡興榮的社會職務,“包括但不限于北京溫州商會、重慶浙江商會、重慶溫州工商會、溫州工商會等多家商會名譽會長、溫州市企業上市促進會高級顧問等”。

在2019年胡潤中國富豪榜上,胡興榮首次亮相,以100億元身家位列398名,同時是溫州富豪榜第11位。

市場流傳的故事是,這位80后商人最初在溫州當地經營衛浴五金,后到北京闖蕩,靠收購爛尾樓發家。

胡興榮更為人熟知的身份,是多弗集團創始人。

多弗集團官網稱,公司成立于2003年,總部位于北京(北部)、杭州(南部),業務板塊輻射地產、貿易(能源和大宗商品)、投資、實業、文化旅游五大類,2018年集團營業額500億元、總貿易額420億元,其中,多弗地產集團總資產超過600億元。

此外,2019年“中國民營企業500強”(溫商)榜單中,與唯品會、正泰集團、德力西集團、森馬集團等溫州企業并列的多弗集團,以營收257.67億元,排名第332位,首次上榜。

盡管都是“民企500強”,不過,與興樂集團實控人虞文品的“水土不服”相比,多弗集團實控人胡興榮算是涉獵資本市場的老手。

2018年,胡興榮入主港股上市公司民生國際(0938.HK),從而控制了首家上市公司,擔任民生國際董事會主席,而民生國際的主要資產,是重慶解放碑商業區之物業及鄰近解放碑步行街的物業資產。

10月18日下午,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走訪了鄰近浙南經濟總部大廈、溫州市經濟技術開發區金海園區金海湖公園B座的多弗集團,一幢灰白辦公樓前,豎立著12個國家的國旗,還停著不少高級轎車。

一樓放著房地產沙盤,前臺員工稱,“這里是分公司,老板在北京,不在這里辦公”,而拒絕了記者對于恒天海龍的更多提問。

多弗集團在溫州設立辦公處,與溫商回歸的大背景不無關系。

2018年11月7日,世界溫州人大會上,來自北京、上海、廣東等25個溫商總部回歸項目集中簽約,其中就包括多弗集團。

今年4月22日,溫州經開區管委會與多弗集團就在浙南經濟總部大廈舉行了項目投資合作簽約儀式。

會上,多弗集團表示,2017年入駐經開區以來,總投資約300億元,未來還擬在經開區內投資建設“多弗金融總部大廈項目”,將實現2019年全年總貿易額達到800億元以上,外資實際到位4000萬美元;還將在今年引進一家上市公司。

以價格來看,多弗集團此次拿下恒天海龍的控股權,可謂“撿漏”。

以拍賣成交價5.81億元來推算,合每股2.905元,而根據恒天海龍此前的公告,其拍賣的展示價格為6.066億元,合每股3.033元。

不過,在對外公布大股東易主的消息后,恒天海龍在10月11日、15日、18日經歷了三日漲停,10月25日收盤報3.79元/股。

10月18日晚間,恒天海龍公告稱,康南科技已將5.81億元匯至指定賬戶,完成股權轉讓款的支付。

編輯: / 南方財經網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新疆25选7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