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商業 > 正文

貝聿銘無聲 建筑言語

2019-10-26 07:00:00  21世紀經濟報道 陳華文

居住,是人類生存的基本訴求。而作為居住載體的建筑,是文明的產物,更是智慧的結晶。從埃及金字塔到中國長城,從西方的石建筑到東方的木建筑,只要我們的生活繼續朝前走,建筑的發展就不會停歇。在眾多建筑名家中,貝聿銘(Ieoh Ming Pei,1917.4.26-2019.5.16)是學貫中西、融通傳統與現代的建筑大師,他的人生歷程和建筑作品,構成一個時代最絢麗的文化場景。讀《百年貝聿銘:東方與西方,權力和榮耀》,對于我們清晰認識這位建筑大師的人生歷程、建筑主張及建筑作品,具有參考價值。

《百年貝聿銘》。資料圖

本書兩位作者均在《三聯生活周刊》任職,對歷史與文化、建筑與生活長期關注,出版相關著作多部。為了撰寫《百年貝聿銘》一書,兩位作者曾經在紐約、巴黎、上海、蘇州等地,采訪貝聿銘的家人、助手、朋友,尋訪貝聿銘設計的標志性建筑。本書分為五個部分,既是一部貝聿銘的成長傳記,又是一部貝聿銘建筑設計作品的編年史。

貝聿銘祖籍蘇州,出生于廣州,20世紀30年代赴美,先后在麻省理工學院和哈佛大學學習建筑學。在他的建筑設計生涯中,獲獎無數。他的設計以公共建筑、文教建筑為主,作為現代主義大師,他善用鋼材、混凝土、玻璃與石材,代表作品有巴黎盧浮宮擴建工程、香港中國銀行大廈、蘇州博物館新館等作品。我們為了生活日夜奔波,卻不知道詩意棲居的韻味,而貝聿銘終生孜孜以求的,正是使棲居同時成為一種文化載體和藝術追求。

在一定意義上講,建筑與我們面對的一些重要問題緊密相關,比如權力、榮耀、記憶、身份……但同時建筑也是一種作品,一種藝術作品,建筑只有與真理并肩而行,才能顯現其中的美。這真理是“棲”的真理,是對心靈寓于軀體的認同。建筑設計要形成軀體活動的物理空間,也要營造心靈活動的氛圍,借助結構造型活躍視覺張力,通過空間融合引領心靈平和,并在有限的物理空間中張揚心靈活動尺幅。這真理也是“居”的真理,是對生者寓于世界的認同,是對建筑在本質上要滿足大眾棲居消費需求的認同。建筑設計要盡可能發揮物理空間承載社會活動的實用功能,實現與人文環境的和諧統一。

通讀本書不難發現,貝聿銘在建筑設計中,粗獷的結構造型浸潤著水墨丹青,無論是開放的現代元素,還是含蓄的曲徑亭榭,執著的藝術追求并不影響這位現代主義大師規劃建筑的實用功能。借助簡單幾何圖形的巧妙堆疊,他總能完成空間布局的融合與延展,用藝術詮釋作品的靈魂,以功能承載建筑的平實。

另一方面,建筑是一種存在,一種文化存在,融入歷史,才富于內涵,而歷史則是文化的演進和遺存。貝聿銘重視在建筑藝術中融入歷史領悟,這使他的諸多作品最終能成為文明演進的時空標記。他手下的建筑設計在概念上支持居者的文脈相傳與個性彰顯,在形式上維系居者稟賦文化與居所本土文化和諧相容,在結構上要支持居所衍生特色文化、見證歷史沿革。貝聿銘深受儒學影響,文化底蘊融貫中西,這使他的建筑作品處處濃縮著東方哲理、碩儒品性和特立獨行的西方觀念,同時又體現出古老東方文明的現代價值。

貝聿銘被稱為“最后一個現代主義大師”,但是他本人似乎對身上的各種標簽毫不在意,也很少公開表達他的建筑哲學和觀點。在參加行業會議時,很多建筑師都熱衷表達觀點,但他卻總是不置可否,這也引起了一些建筑師的不滿,說他圓滑世故。而貝聿銘只是說,我不屬于任何流派,也沒有努力吸引并群聚追隨者……那不是我的方向。確實,貝聿銘的建筑設計沒有一成不變的風格,東方的、西方的、傳統的、現代的、具象、抽象的等等,都會被他所用。他也不喜歡褒揚自己,而是相信他的建筑“會說話”。

閱讀《百年貝聿銘:東方與西方,權力和榮耀》,貝聿銘的建筑人生,處處給人帶來啟發。海納百川,大象無形,大音稀聲,只有善于從歷史文化傳統中挖掘資源,同時別具超前發展的眼光,才能將歷史、現實和未來統合出完整脈絡,如若進行割裂,那么創新創造必將是狹隘的,難成大器。

編輯: / 南方財經網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新疆25选7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