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宏觀 > 正文

千年廣州微改造:老城區用“繡花”功夫煥發新生

2019-10-26 07:00:00  21世紀經濟報道 陳潔

千年廣州,如何煥發新生?

在中國城鎮化進入下半場之后,城市的擴張不再是習以為常的事情,也就是說,城市的發展增量越來越少,只有更多地在存量上做文章。

作為千年商都,廣州在城市擴張空間有限的背景下,更多地將目光轉向老城區的城市更新。老城區的改造,伴隨著的是傳統文化的復興,作為嶺南文化的中心,廣州的傳統文化與新科技結合,給這座老城市帶來了新的活力。(李博)

廣州的老城區留存了更多歷史厚重感,不過,老城區很多公共設施和基礎設施陳舊,亟待進行城市更新。-宋文輝攝

橫七豎八的電線、斑駁脫落的墻面、一到下雨天就泥濘的路、狹窄而雜亂的巷子……

走在廣州永慶坊的街道上,這里三年多前的樣子,還不時浮現在一些老街坊的記憶中。現實中映入眼簾的,卻是集文、商、旅于一體的現代化永慶坊社區,并已經成為廣州著名的“網紅打卡地”。

2018年10月24日下午,習近平總書記來到廣州考察,第一站就是位于恩寧路的永慶坊。習近平指出,城市規劃和建設要高度重視歷史文化保護,要突出地方特色,注重人居環境改善,要多采用微改造這種“繡花”功夫,注重文明傳承、文化延續,讓城市留下記憶,讓人們記住鄉愁。

類似永慶坊,廣州需要改造的老城區還有很多。在大拆大建之外,利用“繡花”功夫改造城市老城區,已經成為廣州城市更新的重要選項。

“在城市規劃和建設中,高度堅持城市修補與歷史文化保護活化相結合的原則,‘修舊如舊’保護原有街巷肌理,在科學活化利用中促進保護,在保護改造中完善片區功能。”廣州市規劃和自然資源局副局長鄧堪強在不久前廣州市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說。

廣州老城區的新生

廣州是千年歷史文化名城,又是改革開放的“排頭兵”。改革開放以來,廣州商旅云集,促進了城市快速發展。與此同時,廣州新發展起來的城區,隨著時間的流逝,又逐步變老。從廣州市中心繁華的北京路走出去不遠,就能看到許多80年代的矮層結構老房子,斑駁的墻面訴說著曾經的歷史。

林建(化名)曾經住在這里,女兒上大學之后,他就把在北京路附近的房子租了出去,搬到水蔭路附近。“在這附近,有很多做生意的小商販,人多又雜,房子的結構也不太好。”

但是,許多老城區居民仍然在老城區生活著。

“廣州對老城區是放任它自由生長。”有專家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廣州的城市發展邏輯跟北京、上海、成都有很大的不同,北京和上海一直在對老城區進行“換血”,產業、建筑也都更新了。

相對而言,廣州的老城區留存了更多歷史厚重感;另一方面,老城區很多公共設施和基礎設施陳舊,亟待進行城市更新。

廣州中大城鄉規劃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副院長李敏勝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廣州舊城里,很多設施比較殘舊或缺乏,為了改善民生,提升城市的品質,城市更新是“必答題”。

2015年2月28日,廣州市城市更新局掛牌成立,廣州的城市更新開始加速。在大拆大建之外,“微改造”成為廣州城市更新的重要方式之一。

李敏勝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廣州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就進行城市更新,但是那時候基本上是以拆建為主。經歷了二三十年之后,發現這樣拆下去的話,可能整個城市的風貌,包括一些歷史的印記都沒有了,所以廣州開始控制大拆大建的做法。

“微改造,顧名思義就是不大拆大建,在原有的基礎上不拆或者拆很少量的房子去做更新的工作,人口的基本的構成不變,主要的工作就是增加和完善各類公共服務和市政設

施。比如加裝電梯、運動設施和綠化設施,以人居環境作為微改造的終極切入點。”

永慶坊改造,就是案例之一。改造始于2015年,遵循“修舊如舊,建新和諧;交通梳理,肌理抽疏;文保專修,資源活化”的原則,在房屋修葺上基本保持原有建筑的外輪廓不變,強化嶺南建筑整體風貌特色,保留嶺南傳統民居的空間肌理特點。

2016年10月,永慶坊一期正式開放。開放之后,永慶坊以其濃郁的嶺南風情,迅速成為游客喜愛的參觀點。

2017年12月,恩寧路列入全市重點歷史建筑試點項目,規劃范圍位于永慶坊以東、騎樓街以北,包括恩寧路騎樓街兩側建筑、恩寧涌南側區域,面積6.6公頃,作為永慶坊二期實施區域。

近日,廣州市規劃和自然資源局相關人士在廣州市新聞發布會上指出,永慶坊二期從規劃設計到建設實施,強調活態保護,突出“留人、留形、留神韻”,力求“見人、見物、見生活”。

活態保護的理念甚至得到世界城市治理者的關注。以永慶坊為代表的城市更新經驗,被廣州市政府推介向世界其他友好城市。2019年12月2日至6日,來自全球的三十多個城市的主政官員將到中山大學學習廣州城市更新經驗。這個主題為“城市更新與城市活力”的第三期城市創新領導力培訓班,由廣州國際城市創新獎辦公室、廣州國際城市創新研究會連同世界大都市協會亞太區辦公室、城市與地方政府組織亞太區辦公室、城地組織城市創新專業委員會、城地組織亞太區地方政府婦女委員會共同組織。

在全球城市管理者的學習規劃中,永慶坊的“現場教學”是重要一課。

為城市發展尋找空間

9月17日,廣州市專門召開新聞發布會,介紹廣州城市更新的情況。

今年以來,在舊村改造方面,廣州已拆除違法建設超120萬平方米,綠地率從5%提高到35%以上,建筑密度由65%以上降低到30%,建設村民安置房1540萬平方米,配建公共服務設施(場所)1772個、建筑面積250萬平方米。

在舊廠改造方面,廣州加快實施金融城、廣鋼新城、廣州市科教城等重點功能區和發展平臺的成片連片儲備和開發,關停搬遷產能落后企業310多家,引入創新型企業4600家,建成科技孵化器5個。

在老舊小區微改造方面,廣州規整“三線”1008千米,整治雨污分流124千米,增設無障礙通道24千米,完善消防設施16108個,舊樓加裝電梯共審批5733宗,已累計加裝3495臺。

今年1-8月,廣州城市更新項目已完成固定資產投資498億元,占年度計劃545.8億元的91.2%,同比增長45%,預計今年將會超額完成年度任務目標。

廣州如此積極地推進城市更新,另一個原因是需要為城市發展尋找更多的土地資源。

“廣州一直在講東進南拓。但是城市不能無限制的擴張,總有一天會擴張到無法繼續擴張的地步。比如,廣州現在東擴已經到了增城,南拓到南沙,再往東就是惠州、東莞,向南就是伶仃洋了。”華南城市研究會副會長孫不熟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因此廣州的城市經過一段時間的擴張之后,必須要進入盤整階段。”

所謂盤整,就是要向存量要土地。根據《廣州市2019年建設用地供應計劃》,2019年全市計劃供地總量為2038萬平方米。但是,老城區越秀區僅有兩宗宅地供應,總用地面積不過10698平方米。海珠則有2宗宅地、3宗商服用地,總用地面積58752平方米。

“對許多城市來說,市中心缺乏更多的用地,不可能像以前那樣,動不動就增加很多平方公里的開發區。城市需要在存量發展的背景下,豐富城市的功能,尋找經濟的新增長點,所以必須要對現有的用地進行花錢改造,進行更新。”李敏勝說,“同時,也需要提高土地的產出效率。”

孫不熟則表示,廣州是一個千年商都,一個老牌的歷史文化名城。無論是從經濟發展的角度,還是從城市形象的角度,老城復興是一個必然的歷史趨勢。但是現在,廣州整個城市不夠整齊劃一,到處是城中村、批發市場,影響到城市高端商務活動。“比如在整個越秀區,想找到一棟高檔的寫字樓都很困難,商務活動需要起碼要有五星酒店,起碼要有講究的寫字樓。”

他指出,前幾年,廣州主要是做舊廠改造,以前廣州的工業區都是在沿江地塊,現在廣州把中心城區的老廠房全都搬走。“比如琶洲西區以前有珠江啤酒廠,把珠啤搬走了,才有一塊地方來做互聯網。”

此外,廣州的城市更新還在“啃硬骨頭”。

“舊廠是比較好改的,因為舊廠房拆遷成本比較低。比較難的是舊村改造,這幾年開始,廣州也在逐步推進了。”孫不熟說。

目前,微改造與拆建共同構成了廣州重要的城市更新手段,這一千年商都的老城區不斷煥發新生。

編輯: / 南方財經網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新疆25选7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