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商業 > 正文

馬丘比丘離中國越來越近 秘魯“奢華游”引領南美大陸

2019-10-26 07:00:00  21世紀經濟報道 高江虹

去馬丘比丘遺址乘坐的南美最有名的一趟豪華觀光列車Hiram Bingham,奢華古典很有百年前在歐亞大陸馳騁的東方快車那種復古調性,隨車樂隊和乘客之間的積極互動,讓游客深感旅行的快樂。

過去數年,美國一直是在中國最受歡迎境外目的地清單前十位,然而去年受中美貿易戰影響,中國赴美國旅游人數自2003年以來首度下滑5.7%,外溢效應意外帶火了南美旅游。“今年1-9月份赴南美旅游增長70%。”攜程旅游高端定制負責人何毅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

增幅這么高,倒不是因為南美旅游基數太低,事實上過去幾年南美旅游一直持續高溫,保持高速增長,今年則是尤其火熱。在秘魯利馬做中文導游的鄧江富今年以來幾乎每個月都有好幾個團的接待任務,而且他發現自打2016年后,來自中國的奢侈團游客數量多了很多,消費力驚人,“每天消費額都能達到1500美金。”鄧江富表示,這些消費都是在團費之外的額外自主消費,若加上團費,則整個團的消費力相當可觀。

秘魯旅游局入境部副主任Sandra Doig Alberdi向21世紀經濟報道證實,來秘魯的中國游客正快速增長,2016年至2017年,到秘魯的中國游客同比增長22%,2018年增長20%,今年增速料也不慢。她透露短短幾年中國游客的數量就快追上多年來秘魯的第一大亞洲客源日本了,而中國人在秘魯的消費力則早就超過多個國家。

秘魯馬丘比丘遺址。IC photo-

國人的南美印記

鄧江富是來自中國廣東的移民,在其幼年就隨父母移居秘魯。長大后,鄧江富成了一名導游,帶過很多國家的旅行團,早年雖然也帶中國團,但那時候中國旅行團太少了,團費也沒那么高。

根據秘魯旅游局提供的數據,2012年來秘魯旅游的中國人僅12180人,其中可能有相當一部分是公務出差,真正把秘魯作為目的地旅行的相當有限。在此之前,更少有中國人會來到這么遙遠的國度旅行。

Sandra Doig Alberdi也坦承,中國人出境游的路線是先周邊鄰國,如日韓、東南亞等,然后再到歐洲、非洲、大洋洲和北美洲,南美作為距離中國最遙遠的大陸,當然最后才被考慮。不過,她認為這導致經過早期旅行洗禮的中國人,到了南美旅行時會更成熟和理性,也有更強的經濟能力,正好適應南美旅行的特性。一句話概之,或可叫“不求多,但求精”。“精”可以體現在對旅游品質的追求,也可體現在旅游者的質素上。

因此五年前秘魯旅游局開始在中國進行推廣時,落點選擇了“奢華游”,集中推介秘魯的奢華旅行線路和資源。照理說,奢華游是個金字塔頂端的小眾切口,沒想到在中國推廣時卻得到很強的回應。

前往秘魯旅行的中國人數開始跳躍式地增長。2014年之前去秘魯旅行的中國人每年只是增加幾百人,2014年開始每年新增數千人。2014年是16607人,2015年是19243人,2016年是25648人,2017年是31228人,2018年37609人。今年1-8月份已經達到26610人了,超過了2016年一整年的數據。

“2016年是個分界線。”鄧江富回憶道,2010年之后開始有了不少國內旅行團過來玩,多數是兩三個南美國家串著玩。但從2016年開始則是大量奢華小團,且多數為一國或者兩國,玩得深且貴。

Sandra Doig Alberdi告訴記者, 2016年10月放寬簽證,中國持有美國、申根、加拿大、澳大利亞、英國簽證就可以入境旅游,無需申請秘魯簽證,此舉加快了中國內地入境人數的增長。在2015年之前,休閑旅客的比例不到20%。從2017年開始,休閑旅客快速增長,2018年,以休閑為目的的游客比例約為42%,并在不斷增加。

2018年秘魯接待了來自世界各地440萬游客,同比增長10%,區域分析顯示,來自中國大陸市場的游客增長了20%,來自中國臺灣市場的游客增長了18%,來自中國香港市場的游客增長了39%。2018年秘魯接待中國游客約5萬人次。按地區劃分,中國大陸游客超過3.7萬人,臺灣游客超過8300人,香港游客略低于4200人。

Sandra Doig Alberdi給的另一個數據也很有意思,她透露2018年南美洲共吸引了27.26萬中國大陸游客到訪,增長3%,但是同期秘魯占了14%,可以說領跑了南美洲的旅游市場。

“野奢”秘魯引國人追逐

秘魯為何會吸引這么多中國人到訪?Sandra Doig Alberdi認為秘魯擁有世界級的資源,比如世界七大奇跡之一的馬丘比丘遺址,世界文化古城、古印加帝國首都庫斯科,亞馬遜河流域風光以及世界第二深的大峽谷等,人文和自然旅游資源豐富,印加文明又與中華文明有共通之處,能夠引起中國人的共鳴,加之美食文化豐富,頂尖的奢華旅游資源豐富,可以提供很豐富的旅行體驗。

這像是每家旅游局的推廣詞,重點是游客感受如何?

10月18日下午,剛剛落地北京的白領姑娘梁睿雪被21世紀經濟報道抓著采訪,因為她正巧剛結束自己為期近三周的南美之旅。

“整體感受南美好魔幻,一落地告訴我下一程航班取消了,因為航司破產了,我在機場站了六個小時買第二天的票。”梁睿雪當時飛了三十個小時,抵達利馬后遭遇突發意外狀況,秘魯當地航空公司peruvian居然破產了,當地機場工作人員會說英語的不多,讓她這種去過多國旅游的旅游達人都深感無奈,這個意外插曲,倒沒有影響她的心情,除卻交通和語言上的不便,梁睿雪對此次南美之行印象頗美好,“很喜歡,確實景色很美。“梁睿雪告訴記者她這趟十幾天南美之行,把時間都花在秘魯,因為這里的馬丘比丘遺跡和亞馬遜河就需要足夠時間來深度體驗,當地自然風貌和人文歷史亦讓她沉醉。梁睿雪甚至沒有足夠時間去另一個地方進行印加古道徒步行程。

對于上海金領一族的陶欣欣來說,她在秘魯是另外一種打開方式,“我們花了三天時間在利馬吃了六家非常有名的美食餐廳,其中三家是米其林餐廳。”陶欣欣說秘魯米其林餐廳出奇地多,現在有些人來秘魯玩就是沖著美食來的,比如她與她的吃貨朋友們。

鄧江富向21世紀經濟報道解釋道,秘魯境內有海有湖有山,物產豐富,而印加文明和西班牙文化都曾深刻影響了秘魯菜式,所以秘魯菜融合了多國文化,中西方各國人接受程度很高。

“秘魯的美食料理方式還挺對中國人的胃口。”陶欣欣表示,除了吃的能抓住胃,秘魯還有相當多不錯的奢華酒店值得一住。她們一行六人打卡了Belmond集團在秘魯的五家非常經典的奢華酒店,并隨著酒店的布點體驗了馬丘比丘遺址、人文小鎮庫斯科的舊皇宮和修道院,以及秘魯南部科爾卡峽谷里的風光。

讓陶欣欣特別興奮的是,她去馬丘比丘遺址乘坐的是南美最有名的一趟豪華觀光列車Hiram Bingham,其奢華古典的調調很有百年前在歐亞大陸馳騁的東方快車的那種復古調性,隨車樂隊和乘客之間的積極互動,讓她們一行人深感旅行的快樂。

其實除了這趟豪華列車外,秘魯還擁有另一條豪華旅游專列Belmond Andean Explorer,是深入南部湖區和大峽谷的,也非常受歡迎。但人均最低3000美金的消費,注定了只是奢侈游才能享用。令人意外的是,現在這條線路的中國人比例越來越高了。

Belmond Andean Explorer的列車經理Cristopher Mendoza 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雖然目前以歐美客人為主,但幾乎每趟列車都會有中國客人加入,有時候甚至會有一團中國游客參加。比如9月19日,來了20多個中國臺灣的客人,幾乎將一半的列車車廂都包了。

南美奢華游先行

Cristopher Mendoza說的這一團臺灣觀光客,就是典型的奢侈旅行團。21世紀經濟報道通過與其團員和隨團導游的攀談,勾勒出了奢侈旅行團的大致情況。

隨團導游陳先生介紹稱,這團游客是臺灣富人階層,年齡比較大,但是每年相約出去玩。他們此行只有玩秘魯一個國家,行程14天,團費(未包括機票)每人50萬臺幣,約合11萬元人民幣,如果加上公務艙往返的價格,應該在16、17萬元左右。

這11萬元團費里,涵蓋了這一行多個奢華酒店的入住、兩列經典豪華列車的體驗,以及全程經典景點的獨享式觀覽和講解,還包括了多個秘魯最知名餐廳的用餐。

正如臺灣團所代表的,其實去南美旅游的中國游客主體,也是40歲以上的有錢人。“南美距離中國較遠,飛行時間長,旅游團費貴,簽證較復雜,一直屬于中國出境旅游的一個小眾市場。距離和價格決定了,赴南美旅游的中國客人必須是有錢有時間,實際客群也主要集中在40歲以上人群。”鴻鵠旅游首席運營官郭明同時透露,今年中美貿易戰影響了中國赴美游客意愿,市場上大部分旅行社的北美業務萎縮,因此很多美洲業務輾轉投入南美市場。同時,隨著航空公司航線的開拓、簽證越來越便利化,南美市場前景看好。

“今年南美地區的旅游市場同期增長10%左右。”DISTA TRAVEL廣州風花雪月國際旅行社董事長秦天宇向21世紀經濟報道介紹道,南美的目的地也逐漸為中高端游客青睞,秘魯、巴西、智利、阿根廷、厄瓜多爾、巴拿馬、哥倫比亞、玻利維亞等等南美國家成為旅游市場的增長點。

“南美各國將會成為下一個火爆的旅游目的地。”秦天宇指出,其實南美是一個很成熟的旅游市場,南美作為北美國家的度假后花園,旅游基礎設施和服務已經相對完善。南美不僅擁有極多世界級旅游資源,巴西、阿根廷邊境交界的伊瓜蘇國家公園、里約熱內盧基督像、秘魯馬丘比丘等占了半壁江山。還有各種不同的住宿方式可供選擇,從青旅、民宿,到城堡莊園、五星酒店,應有盡有;南美的獨特文化和美食也足以吸引中國游客到訪。他透露近年高端奢華游達到60%-70%且逐年攀升。

郭明透露,目前選擇南美旅行的鴻鵠客人最常去的目的地分別為秘魯、智利、巴西、阿根廷。今年上半年鴻鵠的南美洲業務占整個美洲業務的26%,較去年同期增長38%。他透露,選擇南美洲作為商務會獎旅游的目的地的團隊人數也在不斷增加。

“近年來,商務會獎旅游占了南美游的43%,特別是進行公務考察和獎勵旅游。”秦天宇解釋稱,如采礦業是南美洲的傳統工業,制造業是南美經濟中發展最快的,鋼鐵、汽車、化工、橡膠、電器、金屬制品、機械設備等行業已具相當實力。南美多數國家的肉類加工、制糖、飲料、皮革、紡織、服裝、制鞋較為發達。加之甘蔗、香蕉、咖啡、可可、橡膠等產量均居世界前列,農業潛力巨大。“中國和南美這些行業的發展和交流,帶動了越來越多公商務考察團前往南美。”

雖然看中MICE客群的前景,Sandra Doig Alberdi也坦承目前秘魯的接待能力有限,恐怕無法承載太多游客的集中到訪。她表示如馬丘比丘出于遺址保護,每天限定3500人進場參觀,因此秘魯政府正在尋找挖掘更多景區分散游客需求。如南部阿雷基帕的景區資源。

她還指出交通問題目前也是秘魯旅游的短板,因此秘魯政府正在積極擴建或新建機場。首都利馬的機場擴建計劃,預計在三四年內完成。而庫斯科的新機場也已經在計劃中,會在五年后啟動。

雖然包括秘魯、阿根廷和巴西在內多個南美國家積極來華推廣旅游,但南美旅游想要成為爆點依然有些困難。“會中文的導游太少了。”鄧江富認為目前市場上最缺的就是好的中文導游。據其透露,整個秘魯只有約50個中文導游,人手極度緊缺,因此鄧江富和他的朋友們旺季時忙壞了。

郭明則認為,目前大部分南美旅游局還沒有在中國設立獨立部門,很多推廣工作都落在領館商務處,很多目的地還沒有走入中國游客的視野。另外,南美旅游市場目前還是以歐美游客為主,大部分旅游景區、酒店服務只有英語、西語(或葡語)服務。因此希望在南美目的地,景區、酒店等能越來越多地出現中文翻譯服務(包括書面手冊、景區導游)。

郭明還特意提及了由于目前美領館簽證服務不穩定,希望各個南美國家出臺更為便利的獨立簽證政策,為想去南美的游客提供最大的便利。

編輯: / 南方財經網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新疆25选7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