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金融 > 正文

評論丨設置準備金計提上限將對銀行利潤及資本構成產生影響

2019-10-24 07:00:00  21世紀經濟報道 曾剛,王偉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曾剛王偉

財政部9月26日發布了《金融企業財務規則(征求意見)》(以下簡稱《征求意見稿》),旨在適應金融體制深化改革發展、防范和化解金融風險、加強金融企業財務管理。征求意見的截止日期是10月26日。

其中,在風險管理章節,對銀行準備金計提的上限有了新的規定。《征求意見稿》規定:金融企業應合理計提減值準備以及時足額地反映預期損失。但為了防止金融企業利用多計提準備隱藏利潤,“原則上金融企業準備金不得超過國家規定最低標準的2倍,如超過2倍,超過部分年終還原成未分配利潤進行分配”。這將對商業銀行利潤形成、資產分類和資本構成均會產生一定影響。

目前監管規定只設定了撥備覆蓋率的下限

商業銀行準備金也稱撥備,是指銀行對其承擔風險和損失的金融資產計提的準備金,它包括一般準備、專項準備(也稱資產減值準備)和特種準備三類,計提范圍包括貸款和其他表內外承擔信用風險的資產。準備金用于防范預期損失,充足的準備金能夠緩釋貸款損失對資本的侵蝕,是商業銀行預防和消化信貸損失的第一道防線。

漫畫-許文濤

其中,一般準備金是銀行用于彌補資產中尚未識別的可能性損失的準備金。專項準備則是對貸款進行風險分類后,按每筆貸款的損失程度計提的用于彌補專項損失的準備。中國人民銀行在《銀行貸款損失準備計提指引》(銀發〔2002〕98號)中規定,一般準備年末余額應不低于年末貸款余額的1%,應在稅后列支。專項準備則根據貸款的五級分類,對關注類、次級類、可疑類、損失類貸款參照2%、25%、50%、100%的比例計提,并且可以上下浮動20%。專項準備需要在成本中列支。

特種準備是指針對某一國家、地區、行業或某一類貸款風險計提的準備,例如銀監會在《銀行業金融機構國別風險管理指引》中要求,商業銀行需要對非中國大陸的國別風險敞口,根據所在國別的風險等級,計提國別風險準備金。

為了提升商業銀行貸款損失準備的動態性和前瞻性,銀保監會在2011年發布了《商業銀行貸款損失準備金管理辦法》,要求銀行應按照孰高原則執行“貸款撥備率不低于2.5%和撥備覆蓋率不低于150%”的監管標準,進一步對準備金的整體水平設置了最低標準。由于兩個標準存在一定關系,根據測算,當銀行不良率大于1.67%時,只要撥備覆蓋率滿足150%,貸款撥備率就肯定能滿足2.5%的要求。由于近年來各家銀行特別是股份制銀行不良率上漲較快,普遍超過了1.67%的水平,所以大家對撥備覆蓋率指標更加關注。

從全球范圍內來看,中國銀行業的撥備覆蓋率處在較高的水平。截至2019年6月末,我國商業銀行平均撥備覆蓋率為190.6%,高于國際平均水平,比如匯豐銀行2018年末的撥備覆蓋率只有65%,星展銀行為92%。當然,更高的撥備水平并不意味著國內銀行的風險抵御能力更強,在很大程度上可能與不良貸款的規模有關。

為了督促商業銀行加大不良貸款處置力度,真實反映資產質量,同時也給銀行的準備金計提適度松綁,銀保監會在2018年初印發了《關于調整商業銀行貸款損失準備監管要求的通知》(銀監發[2018]8號),新規則規定,銀行可按照逾貸比(逾期90天以上貸款占不良貸款的比例),差異化地執行撥備覆蓋率監管標準。如果逾貸比小于100%,撥備覆蓋率監管標準可以降低至120%。

從銀保監會和人民銀行的監管規定來看,由于只設定了撥備覆蓋率的下限而未設定上限,商業銀行在實際計提中還是存在一定靈活性。

部分經營狀態較好的銀行,在監管允許銀行適度降低撥備覆蓋率的情況下,仍選擇不斷提高撥備覆蓋率水平,這一方面是希望通過犧牲短期利潤換取安全性,增加風險緩釋厚度來應對未來可能出現的風險,同時給市場其風險抵御能力不斷增強的信號。另一方面,也存在“以豐補歉、調節利潤”的考慮,通過在利潤好的時候就多計提準備金以控制利潤,在利潤不好的時候降低計提金額釋放利潤,使銀行利潤波動不至于太大。

設置上限要充分估計銀行的風險

銀行超監管最低標準計提準備金,如果是為了抵御風險,無可厚非。但如果是為了調節利潤,則對銀行真實財務狀況披露、繳稅和股東分紅均會造成一定干擾。所以,《征求意見稿》對準備金計提的上限進行了規定。

新規定如果得以執行,部分撥備覆蓋率較高銀行的利潤將會受到影響。從2019年銀行年報可以看出,大部分銀行已經按照要求提高了貸款分類的準確性,逾貸比基本都降到了100%以內。理論上,這些銀行撥備覆蓋率的最低監管標準應該為120%。根據《征求意見稿》準備金不得超過國家規定最低標準的2倍的規定,這些銀行的撥備覆蓋率不能超過240%,超過的部分需要還原為未分配利潤。

從上市的35家銀行來看,在2019年中報中,撥備覆蓋率超過240%的銀行有15家,其中超過300%的銀行有7家,分別是郵儲銀行(396%)、招商銀行(394%)、寧波銀行(522%)、南京銀行(415%)、上海銀行(334%)、青島農商行(308%)、常熟銀行(453%)。以招商銀行和寧波銀行為例,如果嚴格按照新規的最高限額,根據測算,其未分配利潤將會增加20%-25%左右。

除了對利潤的影響外,由于商業銀行資產分類和資本構成的特殊性,《征求意見稿》的實施還會對商業銀行的風險抵補和資本管理產生一定沖擊,也需要進行綜合考慮。

一是現有撥備覆蓋率上限有可能會高估銀行抵御風險的能力。

首先,現有金融資產分類規則下,對于重組貸款的認定規則不夠清晰,銀行在處理重組貸款的時候還是存在一定操作空間,部分重組貸款仍以各種形式繼續存在于正常貸款當中,而2019年4月30日,中國銀保監會發布《金融資產分類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暫行辦法》),加強了對貸款認定規則的界定。如果嚴格按照《暫行辦法》執行,預計銀行將有大量“重整”貸款需要從“正常類”進入“關注類”,相應地,貸款質量構成和后續減值計提都會面臨影響。

其次,《暫行辦法》要求銀行對表內外承擔信用風險的金融資產按照相同標準來分類,并且要求銀行對以自有資金投資資管計劃和ABS投資穿透到基礎資產再進行分類,如果對非貸款類金融資產也嚴格執行分類標準,將導致銀行不良資產比例增加,現有貸款減值準備能否覆蓋這部分資產的預期損失,尚存在疑問。

三是撥備覆蓋率上限有可能改變資本充足率的結構。根據《貸款損失計提指引》,銀行提取的一般準備,在計算銀行的資本充足率時,按《巴塞爾協議》的有關原則,納入銀行附屬資本,如果這部分還原成未分配利潤,分紅之后留存的部分將會變成核心一級資本,盡管不能增加資本總額,但能有效改善資本結構。

不過,在現行制度下,限制撥備覆蓋率對銀行稅收的直接影響不大。從稅收方面看,撥備覆蓋率中的撥備包括一般風險準備,這部分已經是在稅后計提,所以即使還原成為未分配利潤,也不會影響繳稅。其次,對于作為成本計提的專項準備金,根據現行規定,準予稅前扣除的貸款損失準備金不能超過對應貸款余額的1%,由于大部分銀行準備金計提比例都大于1%,以后即使減少超額計提撥備,也不會影響應繳納稅額。

新規對銀行分紅的影響也并不明顯。在實踐中,監管對銀行的分紅率往往會有一定的要求,因為銀行的稅后利潤是內源資本補充最重要的來源,分紅過高會削弱銀行資本積累能力,影響銀行長期穩健發展。

但另一方面,對撥備覆蓋率設置上限會影響銀行利潤平滑的能力。以往,銀行通過提高撥備覆蓋率,將當期利潤壓低,在后續年份再進行逐步釋放。以后,如果對撥備覆蓋率設置上限,短期可能增加銀行當期利潤和分紅,但會影響其未來的業績表現,從市值管理的角度看,這可能會加大銀行股價的波動。

基于上述分析,建議財政部針對商業銀行的特點,組織相關銀行開展進一步的針對性測算,為下一步完善規則提供有效依據。

編輯: / 南方財經網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新疆25选7开奖公告